(Happy Birthday to Tamaki!!!~~)

ホテル
マジェスティック 〜戦場カメラマン澤田教一 その人生と愛〜

IMG_2955   

(為了慶祝教主壽誕  酥肌主教特別奮力擠出下篇)

本劇的下半段  真是的交織啊~~~


(上篇 請在這裡重溫 http://asterism.pixnet.net/blog/post/30597540)




下半場第一幕開始

幕一拉開  這群人竟然在玩123木頭人!! XDDDDDDDDDDD

玩了幾步以後  某個人倒立了起來  玉木不知怎地去舉起此人倒立的腳!!

整個場面實在好笑!!~ XDDDDDDDDDDD

這時大夥好像開始唱什麼歌還是喊什麼口號  大家都不能動

大約過了60秒以後  倒立的仁兄已經撐不下企  開始手抖~ (笑史!!!)
而臂力強健的阿貝也經不起兩條大粗腿的重量  開始冒汗~onion%20(15).gif哈哈哈~
兩人進退不得 咬牙支撐不能放 1196126291.gif  

全場大笑
!!!~XDDDDDDD (一群毫無同情心的觀眾!!XDDD)

這個木頭人遊戲也是本劇的即興發揮橋段之一, 所以每一場動作都不一樣,

後來幾場  這個倒立舉腿動作就再也沒出現過

因為兩人被整得臉紅脖子粗  只差沒腦溢血了  哈哈哈哈~~~ 


就在大家玩得開心時  平良(紫吹淳飾演的女記者)進到大廳看到大家正在嬉鬧

生氣地說: 被美國攻打的越南 有幾十萬人死亡

               身為日本人 你們不覺得可恥嗎?!

於是 在平良的責罵之下  木頭人遊戲就玩不下去了

大河內(別所哲也飾演的主管)聽了也沒好氣回說: 妳回日本啦! 快回去日本!

平良: 我不要!

體貼的sata桑說: 在這樣的地方待了一年以上, 人會變奇怪的

(意思要平良不要勉強自己待在越南)

平良:我沒有變奇怪!

戰場這個地方有人拚命要逃離, 也有人怎麼都不肯離去

這齣戲的後半段將告訴我們他們不願離去的理由


接下來一段戲是關於日本青年湯川的喜劇片段

湯川一直滯留在越南是為了取得美國綠卡 

一張綠卡對某些人來說  可比萬金 

但取得之後 人生是否就此獲得幸福  綠卡可沒有保證了

湯川在越南待久了  在日本的女朋友梅子寫信來說: 不等你了! ~

這段喜劇就是在描述針對梅子來信  同伴間七嘴八舌的搞笑討論  

澤田說:  如果梅子寫信說不跟你結婚了, 你可以絕望

             但如果只是說不等你了 可能有別的意思喔
(例如等著你跟她求婚呢)

(? 沒想到澤田還是女性專家哩  哈哈~)

Sata
桑也說女生呀  前一刻可能還在生氣, 下一刻就墜入愛河了呢

嗯嗯  沒錯沒錯! 女人心就是如此善變的海底針嘛~(笑)

就像我  上一刻還覺得阿貝好醜  下一刻又會覺得他很帥 XDDDDDDDD

其實粉絲根本是患了精神分裂的神經病來著嘛~XDDDDDDDDDDD


這段戲中  sata桑還透露  澤田當初沒有告訴sada桑 就把結婚申請書送出去,

然後跟sata桑說: 已經入籍了, 我的老婆~()

澤田真是個超猛的行動派啊!!! (這種男人, 我最尬意了~笑) 

雖然這段喜劇滿好笑的, 但跟咱們教主沒啥關係,

所以酥肌主教決定其他就省略不寫了(偷懶~ <----!!)

  
下一幕 

大夥在飯店大廳

平良氣憤地說  筆根本勝不了槍, 還是只有槍能改變這世界!

澤田聽了就說: 不是這樣!!


1TH6336


澤田開始述說  他剛來到越南時  光聽到槍聲就怕得不得了

不過 現在都習慣了  這其實很悲哀  就連屍體都看習慣了

但絕對無法習慣的是  對戰爭的厭惡!


澤田: 戰地記者在戰場上首先要作的是在地面挖穴溝  把自己隱身其中

         每次到戰場都要挖掘  一次又一次

         在我身旁的人就這樣死了  而我卻活著……

澤田這就是戰爭嗎

          一面喊著混蛋混蛋 但還是不停挖著地穴…...

          每次按快門時我的手都在抖 努力抑制地按下去


          我一定要把戰爭的殘酷和悲慘傳出去!

          一定要傳出去!  一定要傳出去!

          希望能經由照片讓戰爭終結


          所以我不能放棄!


澤田一開始娓娓述說  到後面激動吶喊

整段演出  簡直讓我看到呆若木雞了  教主!!!!!!!~~~

只見玉木一開始還神色如常地說話

幾句之後  頭一低  再抬眼時  眼眶已經紅了 聲音哽咽

隨著戰場的回憶  眼中盈滿淚水 語音越來越激動

最後大眼終於盈不住淚  淚水滑落  淌落臉頰

一遍遍悲喊著  要把戰爭的殘酷和悲慘傳出去! 傳出去! 傳出去!

台下的我只能定在座位上  睜睜地看著 

無法言語  無法移動  心中漲滿莫名的情緒

教一………

那一刻  我真的覺得澤田教一現身在台上了


澤田走到平良面前  :

請別說只有武力可以改變世界!

我是拿著相機在奮戰  用這條命換取按下快門的一刻 

希望能藉由照片終止戰爭啊妳連這點都要否定嗎
?!


澤田淚紅著眼  握住平良的雙肩 激動地搖撼著她

我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拍攝! 

別說什麼筆勝不了槍  無法改變世界這種話!

澤田沉痛地說  任由滿臉淚水淌流而下


看著為了拍攝戰地性命都可以不要的澤田  平良也忍不住哭了

她別過頭  臉上帶著倔強 卻又哀傷地哭泣著。。。。。。。。 

我想她不僅是為澤田  也為自己  及所有戰地的生命而哭

每一張戰地照片都是戰地記者用命換來的啊

明明可以在自已國家安全地過活  為何要冒險到這裡來?

就是相信自己也有改變世界的力量啊  不是嗎?


情感爆發的澤田  淚流滿面不能止  呼吸急促  身體顫抖

大家難過地紅了眼  友人上前安慰地輕扶澤田

澤田坐下來後仍輕顫不已 

Sata桑蹲跪在他身邊  溫柔地撫著他的肩背: 沒事了 沒事了

我看著玉木猶帶淚痕  低垂的頭  起伏不已的背

完全能感受到澤田的感受

生命如此稍縱即逝  即使自己的生命微不足道 

也希望藉由自己的努力  能留下一些什麼  為世界帶來一些改變 

我也好想輕撫他的背  跟他說: 大丈夫~

不只這樣  我還想給他一個深情的!!!!!!!!!!!~~~

深深地印在玉木的額上  沒事的  一切都會順利.......


大河內(主管)對平良說: 妳也累了吧  回日本去吧~

平良淚眼相對: 我不要回去!

~ 平良儘管嘴上失望地說著筆不能改變這世界

但實際上卻仍抱著一絲希望啊


接下來

心情逐漸從激動中平復的澤田對湯川說:

任何人只要能拿著相機到戰場上  都可以成為戰地記者

(因為湯川以前曾問過要如何成為戰地記者)

澤田繼續對湯川說但是你要跟我約定, 無論如何都不能死

                             帶著拍好的底片回來是戰地記者的工作!

面對澤田的諄諄告誡  湯川答應: !

這種工作是如此危險  或許出去就無法回來了……

澤田的同學(日本商人)聽了說: 你的工作真是了不得啊

澤田聽了說: 你以前曾說我很怪僻 (兩人以前是同學

                  其實我不是怪僻  而是覺得自卑

澤田開始述說

他的父親從戰場回來後 就變了

也不工作  沉溺在酒裡

本來家裡就窮  因為父親買醉  就更窮了

所以文化祭和遠足時  才會賣照片給同學(之前澤田的同學曾笑他賣照片的事) 

為了生活   才去攝影

父親一喝酒  就會毆打母親和小孩

阻止父親打媽媽  就換來父親的老拳  只能流著血流著淚忍耐

澤田述說著 對於酗酒父親的厭惡  年少時過著如此貧窮 痛苦又不堪的生活 

既悲傷又沉痛  說著說著  淚流滿面 

在澤田聲淚俱下的痛陳中  深深感受到幼年的家庭環境在他身上的烙印

而我再次驚異....... 玉木怎麼演得這麼好啊啊啊!!!! 

怎能演得如此真實呢? 

彷彿他就是那個從小家貧 被酗酒老爸飽以老拳的慘綠少年

憎惡和怨恨深刻在表情中  眼神滿是對不堪父親的控訴  

卻又充滿了悲痛與哀傷

 sata桑聽了難過地跟著哭了 : 對不起  我都不知道......

原來  澤田過去也都沒有告訴妻子自己年少時的情形 

這是他不願為人所知的家族情結吧

即使是對所愛之人  也不想揭開難以痊癒的傷疤

sata桑安慰地說: 教一  別再說了  別再說了

澤田: 
我跟父親流著一樣的血

         讓母親受盡苦楚的父親 一樣的血

         但我不想變成像父親那樣的男人!!

Sata桑:  不一樣!! 教一不是那樣的男人!!

她流著淚  從後環抱住澤田的肩背: 
你是最棒的老公喔!!        


澤田的雙臂回抱著她的手  臉上浮現欣喜又安慰的感動

淚水滑落兩人的雙頰

sata桑:  教一  請跟我約定 戰爭結束後  我們一起回日本!

澤田緊握著sata桑的手  依舊泛紅的雙眼 看著前方 

怔忪了一會兒  說:  我很害怕.......

                                日本沒有戰爭

                                在和平的日本  我要拍什麼呢?



澤田的回答  真讓人難過又不捨啊!!!

在戰地這樣的特殊環境  澤田鼓足了勇氣  找尋到自己的定位與人生的意義

當離開這個他能有所發揮的地方  不禁開始懷疑自己還能做什麼?

會不會有朝一日  變成一個像他父親一樣懷憂喪志的男人?


澤田與妻子相擁  淚痕斑斑的兩人  注視著未知的前方

未來將有什麼等著他們呢?


燈光漸暗 

本幕結束~

(劇待續)
    

2TH6381


在本舞台劇前半段  被我嫌到不行的玉木宏(整個扔到垃圾桶去了!)

在本劇的下半場  整個演技大爆發了!!!!!!

完全澤田教一上身了啊啊啊啊!!!!! 教主!!!!~~~

劉雪華三秒落淚的功夫  根本要靠邊閃了!! (跟教主一比, 完全不夠看呀!!)

玉木不僅三秒落淚 

而且淚如雨下  滿臉通紅  青筋爆露#鼻水齊下!!!! (歐買尬!!!!!)

是地~  澤田激動或悲傷流淚時  都是淚水鼻水齊流的 XDDDDDDDDDDD

觀眾不僅看到淚水滾落  

還可以清楚看到鼻水 也毫不客氣地直流下地 (驚!!!!!!!!!!)

有時還不免灑到旁人身上~(哈哈哈~嗚嗚嗚~哈哈哈~)

雖然我寫得很像在嘲笑玉木宏 (被打!)

但我完全沒有笑他的意思(真的!! 發誓!!!)<---太常嘲笑他了, 所以沒人信


事實上  我真的真的無比無比嘆服啊 

因為我最佩服演員能化身為劇中人  能感同身受劇中人的心念與情感

用真實無欺的情感去表達劇中人的真實
 
這一點  玉木在前面這場戲  完全做到了

他的每一句話  每一段述說  每一個吶喊  都充滿感情

他倘流的每一滴眼淚  都是湧自內心禁不住的淚 

儘管舞台劇是戲  但他的悲慟與淚水都是自然流露的真實   

看著這樣的玉木宏

台下的我  不禁被震攝了


但  這時的我  雖然在心中驚呼不已 

不過  並沒有留下一滴淚

而接下來  即將上演的戲

我終於真正看到最高的演員玉木宏

讓我終於 也忍不住淚崩了



(待續)

PS 最近實在很忙(汗)  

   但我決心要在下禮拜前 寫完這篇拖很久的初舞台文章(汗)

   我會接在這篇繼續寫 歡迎大家有事沒事來看看板主是否又再偷懶(笑)

 

創作者介紹

fayfay小沙龍

asteri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ulan
  • fayfay妳的記憶力太嚇人了!

    妳竟然能寫的這樣清楚,我懷疑是不是教主把劇本送給妳?

  • 哈哈
    沒啦 沒啦
    上一篇 我是全憑自己的記憶
    這一篇 台詞太多了 我是參考日飯寫的台詞 以及我自己還記得的啦
    看舞台劇時 Afen也口頭跟我說了不少對話內容
    我畢竟看了三遍啊 一些場景 動作和表情 印象很深

    一面寫 一面重溫玉木當時的表情和話語
    好像自己又看了一次舞台劇呢(笑)

    asterism 於 2014/01/15 09:47 回覆

  • 橘子18兩
  • 當初我看舞台劇時,
    整個就是鴨仔聽雷+打瞌睡!!!

    不過,正因為那是玉木宏的第一次...
    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去湊熱鬧才行~

  • 打瞌睡?!
    一場門票台幣三千元 你在裡面睡覺?!(巴下企!!!!)

    但最後一場 妳有哭吧有哭吧(笑)

    asterism 於 2014/01/17 10:07 回覆

  • feb
  • 我看著看著 竟然眼睛酸酸的 眼眶裡多了些許東西......
    怎麼那麼容易感動? 還是fayfay的文筆太好了?

    fayfay的記憶力太驚人了!
    雖是去年的事 雖是有參考日飯的台詞 但是完整度絕佳
    我還被第一張舞臺劇照深深的吸引
    趕快找出這張會訊放在案頭上
    這更顯現fayfay選圖的好眼力及編排的好能力
    所以~fayfay真的是寫文高手ㄚ~~~~~~
  • 妳一定要這樣狗腿我嗎?(笑)
    妳是打算集滿12道狗腿金牌 換一面狗腿匾額嗎? 哈哈

    沒有啦
    雖然我的記憶力是有比別人好一滴滴(<---自吹~)
    但一堆日文台詞 還加日本方言 我根本也是聽得半懂半不懂啊
    所以當時是靠afen講解 為了寫文 又去看了日飯的部落格
    再加上我對劇情的記憶 這樣擠出來的 哈哈~

    說到選照片
    這我就不客氣地承認我很會選圖和編排了(挺胸)
    但這齣劇的下半段 都沒什麼公開的照片(媒體當時都只拍舞台劇上半段)
    我們也不能在演出時拍照 所以其實幾乎找不到下半段的照片
    所以只好把前半段的照片也拿來湊數了XDDDDDDDDD(<---打!)

    asterism 於 2014/01/17 10:42 回覆

  • nina
  • fayfay的記憶力驚人
    早是得到國家認證
    唯一
    只有見到tamak本人
    就 什麼都忘記了(哈哈哈)
  • 哎呀~~~
    人家是純真少女心嘛~ 會害羞嘛~(<---其實根本是遜咖來著XDDDDDD)
    但我覺得教主應該可以跟我心電感應~(<---想得美!!)

    asterism 於 2014/01/24 23:49 回覆

  • Eilia果醬
  • 坐在21排用望遠鏡看到他鼻水掉在地上。。。。哭笑不得!碼住,全場笑過哭過,可惜沒聽懂,汗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